沈阳律师,沈阳律师事务所-辽宁震徽律师事务所logo

当前位置:首页 > 震徽案例

建筑工程案例解析: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先予执行

  【案例简介】2004年8月,A房地产集团公司与B工程公司签订了某小区工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主要内容为,A房地产集团公司将其开发的某小区房地产项目6、7、8号楼的建设工程发包给B工程公司施工。工程承包方式为议标方式,工程造价暂定3亿元。定额工期为886天,合同工期为380天。B工程公司每延期竣工一天,依照合同工期,赔偿A房地产集团公司工程总造价的万分之一的违约金,但累计赔偿总额不超过总造价的3%,双方同时对工程质量的保修,工程款的结算方式及违约责任等事项进行了约定。合同签订后,A房地产集团公司授权其下属公司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分公司与B工程公司进行具体的实际操作。在施工过程中,双方因合同的履行等问题发生了纠纷,后A房地产集团公司诉讼至法院。

  A房地产集团公司诉称B工程公司扣押楼房的行为,给A房地产集团公司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要求解除《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并要求B工程公司交付已建成的楼房,立即退出某小区施工现场,支付逾期竣工违约金及赔偿扣押楼房的经济损失共计15061053元。

  B工程公司反诉称,在施工过程中,因A房地产集团公司拖欠巨额工程款,使B工程公司无法继续完成8号楼的施工,A房地产集团公司拖欠工程款的行为,对B工程公司构成严重违约。在A房地产集团公司存在上述违约行为的情况下,其有权将已建成的某小区6号楼地上2层的楼房及8号楼的全部楼房扣押,B工程公司扣押楼房的行为,符合双方合同约定及法律规定。故B工程公司不同意A房地产集团公司的诉讼请求。并反诉要求A房地产集团公司给付拖欠的工程款87619502元,逾期付款违约金6829164元。

  一审法院查明,《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签订后,A房地产集团公司授权其下属公司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分公司与B工程公司进行具体的实际操作。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分公司与B工程公司签订了一些相关的具体的工程技术协议等。在施工合同履行中,双方多次对工程等事项进行了洽商变更。工程工期亦相应的予以顺延。B工程公司先后完成了该项目的6、7号楼的施工。其中6号楼于2004年12月7日竣工并经验收合格。7号楼于2005年3月29日竣工并经验收合格。8号楼完成了大部分土建工程的施工。双方因合同的履行等问题发生纠纷后,A房地产集团公司停止了工程款的拨付,B工程公司亦停止了8号楼的工程施工。后B工程公司以A房地产集团公司欠其工程款为由,将已经竣工的6号楼的地上第2层及8号楼的全部楼房扣押。其中扣押6号楼地上第2层的建筑面积为19076平方米,扣押的时间为253天。扣押8号的楼建筑面积为11000平方米,扣押的时间为249天。

  一审法院认为,A房地产集团公司与B工程公司双方签订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及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分公司与B工程公司签订的一些相关的工程协议、洽商、确认等,确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背法律的规定,均为有效。双方当事人应自觉履行,但因原、B工程公司就合同履行及工程款支付等问题均存在较大争议,致使《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已履行不能,故双方的合同应予以终止。

  关于A房地产集团公司要求B工程公司承担赔偿一节,在合同履行过程中,B工程公司扣押了某小区6号楼的地上第2层、8号楼的全部楼房,B工程公司的该扣押楼房的行为,超出了其行使民事权利的范围,给A房地产集团公司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A房地产集团公司要求B工程公司赔偿扣押楼房损失请求的合理部分,法院予以支持。具体赔偿数额,应参照楼房所在地当时的日平均租金标准及房屋出租率来确定。

  关于A房地产集团公司要求B工程公司承担逾期付款违约金一节,在施工中,由于双方对工程的施工方案进行洽商变更,施工工期亦作了相应的顺延。故A房地产集团公司要求B工程公司支付逾期竣工违约金5711294元的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B工程公司反诉要求A房地产集团公司支付工程款一节,因双方对工程造价分歧较大,已依据A房地产集团公司提出的鉴定申请,依法委托具有合法资质的建筑工程造价评估咨询事务所对双方争议的工程造价进行鉴定,该鉴定结论经过双方质证,法院予以采信。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一、A房地产集团公司、B工程公司终止履行《建筑工程施工合同》;二、判决B工程公司交付6号楼的地上第2层及8号楼的全部楼房,立即退出某小区施工现场;三、判决B工程公司赔偿A房地产集团公司因其扣押某小区6号楼地上第2层、8号楼房造成的经济损失15689458元;四、判决A房地产集团公司给付B工程公司工程款8966654元。

  【律师分析】一审法院处理较为适当,较为遗憾的是该案件属于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A房地产集团公司系以销售案涉房屋为获利手段,该案中存在B工程公司扣押A房地产集团公司已建成房屋的情形,并已严重影响A房地产集团公司利润最大化的实现,但A房地产集团公司并未在诉讼中申请先予执行,导致利益进一步受损。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六条明确规定了先予执行的适用范围:(1)追索赡养费、扶养费、抚育费、抚恤金、医疗费用的;(2)追索劳动报酬的;(3)因情况紧急需要先予执行的。第一百零七条,明确规定了先予执行的适用条件:(1)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不先予执行将严重影响申请人的生活或者生产经营的;(2)被申请人有履行能力。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对“紧急情况”作出了补充性的明确规定,即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六条第三项规定的紧急情况,包括以下情形:(1)需要立即停止侵害、排除妨碍的;(2)需要立即制止某项行为的;(3)需要立即返还用于购置生产原料、生产工具货款的;(4)追索恢复生产、经营急需的保险理赔费的。

  根据以上法律规定可知,先予执行的条件为申请人提出申请,法院不能依职权进行,且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关系明确,被申请人有履行的能力。本案恰属于可适用先予执行的案件,但较为遗憾的是,A房地长集团并未在法院受理案件后第一时间向受诉法院申请先予执行,维护自身权益。

辽宁震徽律师事务所

联系方式:

  1、如果您有任何建筑工程纠纷法律问题可以随时拨打沈阳建筑工程律师电话:15940002925。

  2、您也可以添加沈阳震徽律师微信号(lnzhenhui)在线咨询。

  3、关注下方辽宁沈阳震徽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二维码,了解更多法律资讯。

辽宁震徽律师事务所公众号.jpg

你不用懂法,有我们!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8-26 16:09:41